镜之神

心中所想,即为手中所行,事无巨细,唯从心所欲而已

2018文手总结

还是摸鱼的时候多吧,又开了很多坑,希望我能全部填上

阿卡迪亚逸闻录 序

这是一个有关梦想的故事……这是一个有关希望的故事……这是一个有关你我与虚实的故事。


这是一个可能曾经发生过的,却又并没有人将之记录下来的故事。


这是一个即便你能耐下心来,逐字逐句地阅读,也难以对你的人生有所帮助的故事。


这是一个即无意义,亦无营养,更无内涵的极其,特别,无以复加的俗套的故事。


那么,读到这里的你,要继续吗?还是说不要?






够了!对于我辈来说,这些陈词滥调毫无意义!

此刻既然已是开幕!那便应有雷鸣般的掌声!潮水般的喝彩!以及——精彩绝伦的演出!!!!

大声欢呼吧!叫好吧!手上的掌声不许停下!这样大幕才会揭开!

……

……

来吧!帷幕已然掀开!舞台就在你面前!

一起来观赏吧!然后用最崇高的敬意来称赞这个精彩绝伦的故事!!!






安戈库帝国,人口17000万的永恒中立国。嗯……说是永恒中立国,但其实,这份永恒也不过才刚刚开始十几年而已。

这原本曾经是一个会令大半个巴罗欧大陆闻风胆寒的强大恐怖的帝国。十几年前没有人能想得到,这个号称“全年无休的人类绞肉机”的国家会有被迫成为中立国的一天……就好像二十几年前,也没人能猜得到帝国新一任的皇帝——阿酷尼伽斯,刚刚在全体国民和教会使者的见证下,成为这个早已开始衰落的国家的统治者,便会立刻用战争的方式让这个国家重获新生,让世界为之改变。

细数阿酷尼伽斯的短暂执政中,数年身先士卒的对外战争。无论是对弱小国家的侵略和破坏,还是对强大国家的削弱和抑制。都是让安戈库帝国从落后的昔日余晖,再度变作正冉冉升起的晨曦之光的主因。

这世界上从来没有过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国家,能强迫世界上每一个人来听清自己在说些什么。

除了阿酷尼伽斯,他实在太过于强大了……

人们在面对强大到不可思议的敌人时,总是会因那份深植心底的劣根性,而不由自主地认为对方是使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比如,出卖灵魂和恶魔定下契约什么的……

但是,这种情况在阿酷尼伽斯身上并不成立。或者说,情况变得更糟了。他太过于强大,以至于他根本不需要靠什么出卖灵魂的契约,就可以强行命令恶魔为他服务。

实际上,他第一次通过杀死负责率领其他恶魔的恶魔统帅,来夺取其他恶魔的指挥权的时候,他那头天生的红发在恶魔领地的永恒夕阳中随风飘动,未着任何盔甲和服饰的精壮上身不断流淌着不属于他的鲜血,那杀害了并未伤害过任何人类的统帅的右手,随意地将支离破碎的统帅的残骸丢入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那张还算颇为俊俏的脸上还带着无比的轻蔑和鄙夷,见证着自己可能会引起人与魔之间的惨烈和漫长的战争的行径,就在他转过身来正准备嘲笑每一个连反抗或是逃跑都不敢的恶魔的那一刻。不知道是从哪个见不得光的角落里,一声恐惧到带着哭腔的“鲜血帝”和千千万万的随声附和,以及如同无数地沟里的老鼠一同移动而发出的,杂乱无章的膝盖或者相近的器官接触地面的跪拜声中,一位以鲜血为名,统御着两个种族中最精英的战士的强大君主即将打响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战役。并因为无数恶魔为了有机会能逃离下一刻的炼狱火炕而拼死作战……这场标准性的战役只持续了数个小时就以安戈库帝国的完胜而告终……这个世界的确不曾为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国家而低下头,去仔细倾听对方到底在说些什么。但,这个几乎被一个国家,一个人征服的世界,却又不得不去倾听阿酷尼伽斯的每一句话,每一条命令,以求取下一刻并不属于自己的时间。这看似很荒唐,但也的确不得不如此,因为除了世界和它所孕育出的生命要去服从安戈库帝国,阿酷尼伽斯之外……连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怪物也无从幸免。


当然,这个世界总是在更加高的层次上维持着某种程度的公平的。

“毕竟,无论是最高层的统治者,还是最下层的商人,都是逃不过自己女儿的手掌心的。”从这一点上来说,阿酷尼伽斯也并不例外。

名为命运的丝线链接缠绕着世间的一切,它们彼此之间或有粗有细,或有好有坏。但毫无疑问的是,无论是怎样的丝线,都终会有被截断的一天。

的确,这世界上从来没有过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国家能强迫世界上每一个人来听清自己在说些什么。但这世界上也从来没有过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人会被整个世界视作魔鬼和敌人。

阿酷尼伽斯既然用战争为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带来了短暂的繁荣和幸福,也就必然要为之承受无穷的痛苦和灾祸。


在这个尘世间,兴盛和衰败往往只是一夕之间的事。如同“已有之事后必再有,已行之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这句略显绕嘴的真理一样。曾经强大的,若因什么而强大,也就必然会因什么而衰败。

阿酷尼伽斯“为世界带来动荡,为安戈库帝国带来繁荣。”的行为激起了世界的每个角落里,所有心怀希望的勇敢者的反抗。

数以千计,数以万计的勇者们跟随在来自莱特尔公国的,被誉为“此世贤者”的辛丽休的身后。

辛丽休则以其深不可测的智慧和他不可思议,如同奇迹一般的魔法的领导和辅助着如初春雨水及其后因其而生的生命一般众多的勇者们。终于,在见证了无数荣誉和牺牲之后,那不可一世的“血皇帝”终究还是被击败了……此世的贤者亲自为这位传奇之人残暴的一生画上了一个名为“罪有应得”的句号……


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就只是单纯在重复着往昔罢了。之前就说过了“已有之事后必再有,已行之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虽然血皇帝倒下了,甚至连他那被众人恐惧的躯体都在世人的注视下被深深埋入地下,在重重的封印下永远地沉睡。但这并不妨碍新的,不知从何处而来的“血皇帝”一个个拔地而起,为这个世界带来或大或小的灾难,而后又一次次地被不知道从哪里现身的勇者,在那不曾更变过的贤者的指引下打败……周而复始,毫无新意。

在此之中唯一值得一提的便是,虽然自称血皇帝再世的傻子们数不胜数,但在此之中来自安戈库帝国的“血皇帝”们还是得到了格外的关注。的确,无论是从数量还是质量上都不见得比任何来自其他地方的“血皇帝”们更加优秀的他们,却总是能得到那位已经成为父母用来吓唬孩子的沉睡在莱特尔公国中心的那个怪物的名气加持……

我是说那个曾经诞生出真正的“血皇帝”的地方,万一真的再孕育出一个货真价实的血皇帝,那可就不是现在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程度了……

总之在某次,“对于每一次来说毫无新意的,只不过这次是由安戈库帝国的‘血皇帝’引起的”战争被平息之后。那个时间点上还算强大的国家们,在莱特尔公国的指导下联合了起来,以教廷和维护和平的贤者名义,强行将安戈库帝国排除在世界之外……也就是从那一刻起,这个带来了世界上所有的“血皇帝”和随之而来的战争的国度,就如同开启了又被重新封死了的盒子一般,成了在这个战火不断加深、蔓延的世界中,唯一不会被波及的土地。

当然,与那和平一同到来的……是又一次的衰落。就好像是把那个男人所带来的所有东西,全部都连同那个男人和那个时代一同葬送了一般。这个可谓传奇的国家的确迎来了和平,却也在一刻不停地为这份强加的和平,支付着昂贵的代价……


此刻的永恒中立国,安戈库帝国已然千疮百孔又腐朽不堪。甚至,连最繁华的都城,也不过是在摇摇欲坠地维持着最后一丝来自旧日支配者余晖的尊严。那曾经用从各处夺取来的宝物装饰的皇宫,现在也只剩下“新装”罢了。而在由此之中也不难预见,“此刻端着金碗银汤匙的,不久之后,便会与上一刻被自己施舍了分毫的乞丐撕破脸皮,去抢夺之前被自己丢掉的果皮和菜叶”。




嗯……安戈库帝国就是这般可笑的国家。而我们精彩绝伦的故事,便是在这可笑国家的可笑土地上,悄无声息地开幕的。


everybody clap you hands

芝麻味的星巴克还蛮好喝的嘛

嗯……可以当成生前来搞点什么了。不过在哪之前,我还是应该把那篇划水重置一下。

已经一年啦!虽然更新一直断断续续,不过,能下定决心开始在网上发东西真的好开心☺️

最近一直随手写在书和笔记上,实在是不方便整合。不过,果然还是手写最有那个感觉。反正写完之后我也应该没有时间校对,倒不如用零散的先写在纸上,然后电子档的时候就顺便改了。

小哥哥真的很撩我,而且是用维护的欧泊出的。是和我一样“善于言谈”的小可爱,真的很有缘分了。

皮卡丘/伊布是真的烂,卖情怀,超冷饭,吃老本。只有一百几十只精灵还搞什么版本限定,和铁拳一样都是消费ip的笑话罢了!

我镜把话就放这了,我就算再玩一年究极日月也绝不会玩什么鬼皮卡丘/伊布的!

伊斯卡里奥其人

一句话总结:斯内普教授杀死邓布利多之后,又连续击杀了伏地魔和哈利,完成了三杀。